解決方案???Solutions
    無分類
聯系我們???Contact
搜索???Search
你的位置:首頁 > 解決方案

最高院:停建如何解約索賠

2016/1/30 12:55:17??????點擊:

建設工程工程龐大、條件多變、生產周期長,涉及到人員廣,過程中風險眾多,因此很容易出現建設工程停工的現象。再加上白銀時代,發包人融資困難,很多工程紛紛停建。那么在工程停工時,承包商應采取什么行動來維護自身利益?承包人可以解除合同嗎?承包人應如何解除合同?

 

一、因發包人原因致使建設工程停工,當事人對停工時間未作約定或未達成協議的,承包人不應盲目等待而放任停工狀態的持續以及停工損失的擴大,否則應對放任擴大的損失承擔責任。

 

【最高院案件】(2011)民提字第292號

 

【案情簡介】理工學院與六建公司通過招標方式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理工學院將其成教樓、住宅樓發包給六建公司。后六建公司為組織施工,將上述工程分包給鑫龍公司,雙方簽訂了《洛陽大學工程分包合同》。后三方方因停工損失問題不能達成一致訴至法院。

 

【法院認為】造成工程停工停建損失的問題,發包方、承包方、分包方均有責任,因此停工損失也應按照三方的責任大小來分擔。發包方對于停工、撤場應當有明確的意見,并應承擔合理的停工損失;承包方、分包方也不應盲目等待而放任停工損失的擴大,而應當采取適當措施如及時將有關停工事宜告知有關各方、自行做好人員和機械的撤離等,以減少自身的損失。本案中,鑫龍公司沒有積極采取適當措施要求發包人和承包人明確停工時間以及是否需要撤出全部人員和機械,而是盲目等待近兩年時間,放任了停工損失的擴大,因此其自身需要對停工損失承擔相應的責任。

 

【索倍支招】因發包人原因造成工程停工時,承包商應與發包人協商確定停工時間,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停工期間停工損失的擴大,同時對停工損失搜集好證據作為索賠依據。如果停工時間較長的話,施工技術人員是得不到工資賠償,應該退場。應建設單位要求留守的保安、管理人員可以計工資。自行的設備如汽車等,得不到停滯補償,可以移到別的工地。

 

二、當承包人享有法定解除權時,承包人要求解除合同的律師發函有承包人的授權委托書即可,可以沒有加蓋承包人的公司公章。承包人的法定解除權不因合同解除文件送達時間的拖延而喪失,合同解除文件送達拖延只會產生合同解除時間延遲的效果,而不會影響其法律效力。 

 

【最高院案件】(2010)民一終字第45號

 

【案情簡介】1992年12月14日,富山寶公司與福星公司簽訂一份《合作投資新建三星花園合同書》,約定雙方共同開發建設。福興公司提供地,富山公司負責提供該用地建筑的全部資金及配合建筑開發區的相關費用。1993年7月28日,富山寶公司、福星公司與福永公司簽訂《合作開發三星別墅合同書》(即掛靠合同),約定以福永公司的名義開發建設并管理,福星公司、富山寶公司提供建設資金。后因后續資金跟不上工程停工,無法繼續融資,整個項目成為爛尾樓。為使工程盡快復工,福興公司提起訴訟。

 

【法院認為】該案中,發包人構成根本違約,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實現,因此守約方承包人具有合同解除權。承包人的委托律師發函提出解除合同,雖然沒有承包人公司的公章,但是有明確的授權委托書,因此該函有效。則當該合同解除函自到達發包人時,雙方合同自動解除。雖然該律師函上簽署日期為2004年4月25日,該函實際送達日期為2004年年底,但是合同解除函送達時間的拖延只可以使得合同解除的時間拖延,而不能否認其送達時的法律效力。因此該律師函有關合同解除有效,自該函送達發包人時,雙方合同自動解除。

 

【索倍支招】承包商在行使法定解除權時,可以采用律師發函的形式,但盡量附上承包人的授權委托書以及加蓋公司公章。律師發函的簽署時間與送達時間過長并不影響該函的法律效力,但承包商應盡早將合同解除通知送達發包人處,以便合同盡快解除和結算。

 

三、當承發包雙方均違約時,則應根據雙方的合同義務、合同履行情況及違約大小來考慮承包商是否有解除權。

 

【最高院案件】(2012)民一終字第126號

 

【案情簡介】2001年,開發公司與商貿公司簽訂聯建協議,約定前者出資、后者出地,各項規劃手續由前者辦理、后者協助。期間,雙方以會議紀要方式決定先行開工。2006年,因工程項目未經規劃批準、未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違法預售被相關行政部門處罰。2007年,項目主體工程完工,開發公司因欠付工程款被施工單位起訴。2010年,商貿公司以開發公司遲延履行合同義務為由,訴請解除合同。

 

【法院認為】該案中聯建項目的報批手續等,雙方均須履行一定的義務,在雙方都沒有提出證據證明自己已履行相關義務的情況下,雙方都應承擔相應的責任。因此發包人和承包人均存在違約事實。發包人已經履行了大部分的合同義務,雙方均存在違約的情況下,如果賦予承包商合同法定解除權,將導致雙方利益顯著失衡。因此承包商不享有法定合同解除權。

 

【索倍支招】承包商在合同履行過程中應積極履行自己的合同義務,這樣才能確保其享有法定義務。

 

四、施工合同解約后,承包商無須再按照合同約定扣留相應的工程質保金

 

【最高院案件】(2015)民一終字第8號

 

【案情簡介】2011年12月8日,采宏公司與北京二建簽訂《施工總承包合同》,由北京二建承建娘娘廟項目回遷工程。合同履行過程中北京二建認為采宏公司沒有按合同約定支付施工進度款,其無法再墊資施工,遂停止施工,雙方發生糾紛,經幾次協商不成,北京二建提起訴訟。

 

【法院認為】雙方在合同履行過程中關于工程產值和工程款支付上存在爭議,雙方已失去信任基礎,因此承包商可以請求解除合同。關于發包人提出的扣留5%的工程質保金,因為建設工程合同已解除,那么無須再按照原先的的合同約定扣除相應的工程質保金,因此5%的質保金應當在合同解除后支付給承包商。如果在質保期間,工程出現問題,發包人可以另行主張權利。

 

【索倍支招】建設工程合同解除時,承包商無須再按照合同扣留5%的工程質保金在發包人處,承包人應要回。

视频一级黄色